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头条】10万骗子丢失“饭碗”!央视《焦点访谈

更新时间:2021-09-25

  原标题:【头条】10万骗子丢失“饭碗”!央视《焦点访谈》 聚焦金华公安侦破的这起大案

  9月16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播出《斩断股市黑手》,揭露以吴某为首的犯罪嫌疑人操纵证券市场的灰黑链条,吴某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这是目前我国操纵市场相关犯罪中获刑最高的一起。吴某曾是一位网红,在投资顾问圈可谓鼎鼎大名,他曾经对抓捕审讯他的联合调查组声称:“你们抓我一人,相当于端掉了后面十万骗子的饭碗。”吴某为何敢如此口出狂言?他的嚣张背后又将揭露一条怎样的操纵证券市场的灰黑链条呢?

  提早建仓,发布“盘后票”信息,联合“黑嘴”宣传,“抢帽子”交易出货。2016 年以来,吴某团伙操纵证券市场达30个月,获利2.7亿,影响恶劣。斩断这一股市黑手的就是金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历经3年,民警查清被操纵的股票400多只,净化了资本市场生态环境,促进了市场平稳健康的发展。

  “您好,我是某某证券公司的工作人员,您做股票吗?我这里有一只即将爆发的牛股,明天开盘至少涨5个点以上……”

  这样的电话相信不少人接到过,尤其是散户股民。“我们有专业团队研发的”“明天看看我说的准不准”……狂轰乱炸中,让人心旌摇曳,第二天,工作人员所推荐的股票果然高开,将信将疑之中,对方推荐了另一只下一次开盘必涨之股……

  于是,在工作人员的指点下,入了会,交了咨询费,兴致勃勃追随“股神”操作,却是大失所望。眼见不断亏损的数字,痛心哀叹之余,是琢磨不透的疑虑:股神去哪了?

  为何工作人员所荐股票看着涨,买了就亏?为何荐股电话持续不断,乐此不疲?工作人员好心荐股是爱心所驱,让大家共同赚钱?其背后是否有着猫腻?

  “这样的荐股电话我和我的同事也经常接到,多的时候一天有十几个。除了电话,上他们所荐的网站也可以得到荐股信息。”同样的疑惑困扰着金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蒋益群。作为一名从事经侦工作多年的专家级民警,他觉得揭开其中的奥秘是自己的职责所在。

  工作人员所荐股票在业内被称之为“盘后票”。何谓盘后票?盘后票即在股市收盘后发布,下午或次日开盘必然上涨的股票,每天推两只,时间定在中午11时30分和下午3时收盘后。推票后,下次开盘股票均符合推票上涨预期。必涨无疑,其诱惑力可想而知。

  是谁在每个交易日推送“盘后票”?如此高度一致的“盘后票”从何而来?蒋益群和他的同事以此入手分析、研判,却没有找到答案。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一起部督案件中的一条线索引起了民警的注意。据嫌疑人罗某交代,为了确保其操纵的股票能顺利出货,曾两次与某公司四川分公司副总杨某合作,让杨某在网站上公布股票代码并向散户推荐,事成之后向杨某支付了300万元推票费。又一条线索来得也正是时候,上海专员办曾对吴某进行过行政稽查,发现吴某通过控制大量证券帐户实施抢帽子交易获利。而吴某是某公司四川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涉嫌操纵的股票中就有杨某帮助罗某推票的股票,而且抢票时间吻合。推票,抢帽子交易,两者一关联,不言而喻,某公司四川分公司怎么也脱不了干系。能否从中予以突破?

  2019年1月29日,公安部经侦局将吴某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交由金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办理,代号“1·29”专案。

  比对了海量网络信息和市场数据,专案组民警发现“盘后票”的信息来源最终指向了服务器架设在美国、新加坡、香港等地的多个网站,这些网站均使用境外服务器,网址虽不同,但发布内容和网站风格却高度一致。

  点开网站链接,纯黑色页面打底、极其简单的页面设计、较为固定的时间发布股票代码,这些共性令人不得不怀疑这背后有人在统一操控。

  通过大数据筛查模型、信息传播与交易行为比对系统,无数次地分析比对,吴某的犯罪嫌疑越来越大。会同证监会稽查部门,最终锁定了以吴某为首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操作模式及操盘窝点。2019年3月20日上午10时,金华市公安局组织192名警力,会同69名证监会稽查人员,分赴成都、西安、南京、重庆等地,对5处疑似操盘窝点、3处黑嘴窝点及对18名预抓捕对象开展联合行动。

  民警日夜奋战,使“盘后票”骗局的幕后黑手现身,揭开了触目惊心的非法盈利模式和欺诈链条。

  发布“盘后票”信息,是为“抢帽子”交易服务。通俗讲,就是为了顺利地出货。出货需要有人接盘,要吸引接盘者接盘,就得让其确信该股能赢利。“黑嘴”的宣传让接盘者动心,随着接盘者的不断买进,价格拉升,“抢帽子”顺利出货。

  吴某团伙提早建仓,发布“盘后票”信息,黑嘴等主动宣传,吴某团伙“抢帽子”交易出货。这一犯罪流程环环相扣。“在此过程中,吴某团伙‘抢帽子’交易获利,黑嘴赚了入会费,两者各有所得。利益串起了犯罪链条。” 办案民警说。

  推荐的盘后票,下次开盘必涨无疑。那为何跟进的散户却未赚到钱?办案人员揭开了谜底:盘后票是在收市之后发布的,散户只能在下次开盘时才有机会买进。中国股市交易规则是T+1,意味着在第二天才能卖出,看着涨也只是望洋兴叹。而早已建仓的吴某团伙,见价格拉升,正一笔笔卖出,等到散户第2天想卖,行情已转,亏损便不可抵挡。“散户买进,拉升了股价,吴某等则反向而作,借此脱身。”

  在此链条中,“黑嘴” 的作法表面上看让人有点不太理解。他们在盘后票发布后,就主动为其进行宣传,将信息粘贴到自己的网站,在微信微博里推送,再就是一个一个电话地狂轰乱炸。“各路‘黑嘴’为了显示自己选股、投资或信息获取实力,积极转发广为传播,让不明真相的散户追高买入或向其缴纳高额入会费以求长久获利。”一旦知道了是这个目的,他们那么卖力地宣传也就不足为奇了。

  朱某是其中一个受害者。2017年, 朱某缴纳了2万6千元的咨询费给某公司陕西分公司,让她下决心交纳的是亲眼所见推荐的3只股票在开盘时准时上涨。信任使她信心满怀,在购买了推荐的两只股票后,却导致了亏损。朱某要求退款,先前热情有加的荐股人员翻了脸,拒绝退款,并说如果要获得其他股票的推荐,需要升到VIP,就要再交钱,才能享受。

  吴某算得上是资深证券人士,自大学毕业后就从事证券行业,先后在证券公司、投资咨询公司做过二级市场投资和投资咨询业务。

  2016年,吴某成立了某公司四川、陕西两个分公司,并先后注册了7个境外网站,为“抢帽子”交易作准备。于他而言,可谓重操旧业,只不过转换了一下形式:之前在电视上以股评师身份出现,如今在网站进行。他浸染市场20年,熟悉试图赚快钱的投资者心理,也知道违法边界,处心积虑地规避调查,之前受过处罚的他变得更为谨慎。

  以吴某为首的团伙中,有20多个成员,在网站维护、票源选择、“盘后票”推广、配资联络、操盘交易等多个环节各司其职。在西安操盘点,马某负责日常管理,吴某通过郭某等配资中介,找到朱某、黄某等一批证券账户用于操盘,先后召集十余名操盘手实施抢帽子交易。南京操盘点是由马某私自伙同王某、樊某等人搭建,注册了两个公司,利用两个公司发行多个私募产品,并利用一批个人帐户,实施抢帽子交易。

  通过3年发展,吴某控制的盘后票在国内具有唯一性,已形成全国“号召力”,盘后票发布后,无须吴某团伙控制股票,市场自发会形成购买合力拉升股价,成为国内多数红、黑嘴欺骗股民的犯罪道具。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吴某有着较强的反侦查意识。这无疑增加了办案侦查的难度。

  信息发布在菲律宾马尼拉,7个境外盘后票网站分布于美国、新加坡、香港、日本,服务器在国外,查寻数据困难重重。

  吴某等人长期滞留境外,遥控指挥,在国内西安、成都、重庆、南京等多地设置操盘地点且经常变换,利用技术手段隐藏真实设备和地点,给民警的调查和取证设置了不少障碍。

  “这背后的操盘者不简单,个股代码在发布后保留两三分钟就会消失,且不能事后查阅。”提起对手的狡猾,民警说,为了逃避调查,7个网站并非每天都发布信息,他们每天仅挑选2个网站推广“盘后票”,在网站的选择上也没有规律。

  打开发布信息的网站,确实如办案民警所说,整个底黑漆漆的,最上面是一个π,再就是三个黄色的感叹号,再就是3.1415926一长串数字排了两排,看起来甚是诡异。似乎和股票一点关系没有。然而,每天的两个时间节点,就有不少人趋之若鹜,等待着数字的出现,这数字就是盘后票代码,不用任何说明,但大家心知肚明。岂不知,骗局就此开始。

  据办案民警介绍,吴某团伙控制网站发布盘后票实施抢帽子交易,为新型的抢帽子交易,在国内尚无判例可供参考。此案侦破采取了公安与证监两部门同步上案、联合研判、协同收网的模式,在精确研判的基础上以犯罪窝点实施闪电式的突然打击,取得了人好抓、证易取、易审查的良好成效。目前,“盘后票”网站已停止发布股票,境内团伙成员悉数到案,操盘窝点、主要传播网点均已捣毁。可以说,有着荐股网站、股评机构、场外配资平台的非法团伙被连根拔起。

  民警提醒广大投资者,要提升防范意识,对“盘后票”及其他非法投资咨询要保持警惕,认清其欺诈本质,避免上当受骗。对于发现违法违规线索的,可以投诉或举报。


友情链接:
广州网站建设,网站订制开发,系统开发,微信开发,微信分销平台,O客智慧系统,美容院系统,美发店系统,广州优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